南来北往调运东西——祁连山下,他们是被高温“烤验”的铁路“编组手”

作者:戴锋 浏览:19 发表时间:2020-08-20 20:29:17 来源:中国决策网

中国决策网讯(戴锋 通讯员 强科 王喜栋)8月19日下午13时57分,骄阳似火,酷热难耐。“2调,15道至牵二线调车信号好,调车长明白......”在兰州铁路局武威南铁路编组场里,刚干完上一批作业计划,杨吉全便向组内人员传达布置新一批调车作业计划。



杨吉全是兰州铁路局武威南车务段武威南车站“丙二调”调车长,担负着兰新、干武铁路部分货物列车和旅客列车的解编任务。


调车作业是铁路上相对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作之一。在铁路交通高度智能化的今天,日常调车作业中列车的编组、解体,车组的摘、挂等工作都得由人工来完成。通常一天下来,一名调车人员要“吊”在车帮上累积达数小时,重复钻入车挡间摘接制动软管几十次,行走数公里,将到达的列车一辆辆解体,将出发的列车一辆辆重新编组,使南来北往的列车“改头换面”重整行装再出发。



大伏天刚走,秋老虎又来。当日,虽然武威的地表温度是32℃,但在露天的铁路编组场里,暴露在太阳直射下的石碴线路、水泥地板、铁制车体温度急剧上升变得滚烫异常,此刻轨道上的温度已经超过了50摄氏度。每天,杨吉全要和同事们顶着烈日、踏着热浪,忙碌在铁道线上,对14000多辆车体重新分解、编排,为50多列火车“穿针引线”,用辛勤汗水为钢铁大动脉的安全畅通保驾护航。



尽管此时气温很高,但调车员们都是“全副武装”,长裤长袖加手套,身上还佩戴着对讲机等设备。“车厢、轨道都是铁做的,经过太阳暴晒后,很容易烫伤皮肤,戴着手套就会好很多。”丙二调调车员边军说。



15点42分,攀上、跳下,“停车、启动、推进、连接……”对讲机声音此起彼伏,边军正加强瞭望,准备连挂车辆。边军作为连结员,在列车解体时,负责将列车车钩摘开,为了使不同到站的列车可以编组到相应的轨道中。在列车整列编成时,他又要负责确保列车连接完整,并且在列车推送编组的过程中,整个人需要挂在车辆前端,充当司机的“眼睛”,时刻观察瞭望,并根据车辆距离远近,通过对讲机向司机发出“十、五、三”车距离信号以及停车的指令。



16时17分,刚刚回到待业室的赵有明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就听到对讲机里调车长杨吉全和行车室核对计划的声音,他快速用水抹了一下脸就赶往调车机停靠位置,准备下一批作业。



调车组一个白班是从早上8时到下午8时,忙的时候只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剩下时间要一直在烈日下不停接受“烤验”,基本上一趟活儿干完衣服都能湿透。一天下来,他们平均每人要喝10来杯水,行走3万多步,平均3个月就要走坏一双劳保鞋。



持续高温下,他们日复一日,默默坚守,负责着列车编组、解体、摘挂、取送、转场、整理及机车车辆出入库等调转作业,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抓着车厢上的栏杆,斜挂在车厢上“穿针引线”,承受着特殊的 “烤”验,用实际行动践行着“班小创大业、年轻挑重担”的班组精神,确保每一天解编作业顺畅有序。


据统计,自2020年7月16日入伏以来,武威南车务段武威南车站“丙二调”共解编车辆9400多辆,摘接风管880多次,连挂车辆10270多辆,编组列车193多列。


Top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    保护隐私条款    免责条款
 

中国决策网网络版权所有 © 2016-2027  备案号:京ICP备18062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