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杜少平一审被判死刑:庭审时提到挖掘遗骸过程时低下头

作者:潘俊文 刘苹 浏览:7179 发表时间:2019-12-18 16:40:56 来源:红星新闻

2019年12月17日至18日,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被告人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开庭前两天,邓蓝冰总是失眠,经常想起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我们等这一天等太久了。”他说。

12月17日上午9时,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在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邓蓝冰和姐姐到场旁听。据邓世平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说,庭审披露了众多细节,杜少平杀害邓世平系蓄谋已久,他事先准备了迷药,在饮料里下迷药,以送橘子的名义,支开与邓世平在一起的老师,等迷晕邓世平后,又伙同罗光忠,锤杀邓世平,最后在下晚自习后将其埋尸操场。

周兆成说,杜少平坐在被告席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有提到挖掘遗骸的过程时,他低下了头。但是邓世平家属在旁听席听到父亲被害的细节时,情绪有点失控。

↑周兆成律师和家属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2001年杜少平采取不正当手段,违规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场土建工程。在施工过程中,杜少平对代表校方监督工程质量和安全的邓世平产生不满,怀恨在心,于2003年1月22日伙同罗光忠将其杀害,将尸体掩埋于新晃一中操场土坑内。

今年6月,邓世平的尸骸从操场跑道下方被挖出。

邓世平失踪的这16年,一边是邓家无法抹去的伤痛,一边是杜少平不断膨胀的欲望。邓家四处寻找无果,全部搬出了县城老家,父亲成为绝口不提的话题,家庭气氛一直“笼罩在乌云里面,”直到警方侦破案件,“阳光”才出现。

杜少平多年来带着一帮“马仔”,通过放高利贷、暴力逼债等方式牟利,曾向从KTV跳槽的员工泼硫酸。据怀化中院相关公告,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对杜少平提起公诉时,指控他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

父亲被埋时,被压了几块巨石

邓世平女儿邓玲得知挖机开进新晃一中操场是2019年6月18日。那天她在上班,心里很沉重,但装作若无其事。下班她冲向火车站,赶上最后一班火车,站着回了老家。

第二天她迫不及待来到现场,这座位于新晃一中后山的操场部分区域已被围了起来,几辆挖掘机正在作业。她一直不远不近地看着,工作人员送来盒饭,她摇摇头说吃不下。“怕挖不到,也怕挖到。”邓玲回忆说。

6月19日下午6时左右,挖掘机挖到几块七八百斤的石头,铛,铛,铛……撞击声伴随着火花直冒,邓玲的心开始砰砰跳。她意识到可能快挖到了,她无法想象“父亲被埋时,还被压了几块巨石。”

不一会,一具人体遗骸被发现,众人惊呼,邓玲开始坐在草坪上痛哭。“沉冤昭雪了,沉冤昭雪了……”有人过来安慰她。学校的一位老师看见挖出来的衣服,断定尸骸就是邓世平,邓玲心里也断定那就是他们寻找了16年的父亲。

4天后,DNA鉴定结果出来,警方确认挖出的尸骸为邓玲的父亲邓世平。

“能找到父亲真的是奇迹,这么大一个操场竟然能把父亲小小的尸骨挖出来。”邓玲说,她们家属虽然痛苦,但也感谢众多相关部门,让她们等到原本以为永远不会有的真相。

新华社11月26日报道,2001年杜少平采取不正当手段,违规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场土建工程。在施工过程中,杜少平对代表校方监督工程质量和安全的邓世平产生不满,怀恨在心,于2003年1月22日伙同罗光忠将其杀害,将尸体掩埋于新晃一中操场土坑内。

案发后,时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杜少平舅舅)为掩盖杜少平的杀人犯罪事实,多方请托、拉拢腐蚀相关公职人员,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杨军(杜少平同学)等人接受请托,干扰、误导、阻挠案件调查,导致该案长期未能侦破。

随后,杜少平及其同伙罗光忠被依法逮捕,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该案涉及的黄炳松等19名公职人员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等相应党纪政务处分,其中10人因涉嫌犯罪被依法逮捕并移送审查起诉;杜少平涉恶犯罪团伙13名成员被依法逮捕并提起公诉。

一度感到绝望,认为永远不会有真相了

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失踪后,邓家陷入了漫长的寻找和悲伤之中。

邓世平失踪后的那几天,邓玲以为父亲是离家出走或者被绑架了,几天后肯定会收到消息。没想到几天后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她们越想越不对,梳理父亲的工作和交往人群,她们开始怀疑父亲的失踪与学校、杜少平有关。

他们找到学校,当时的校长黄炳松组织教职员工搜山,找了几天没找到就停止了。但是邓家人没有停止,他们张贴寻人启事,去电视台打广告,到新晃县公安局报案,但毫无进展。邓蓝冰记得,父亲失踪时,邓家的亲戚曾去找过杜少平,对方否认和父亲的事情有关。

↑杜少平 图片来源警方

“开始的那几年,母亲哭,我也跟着哭,后来眼泪哭干了,人还是找不到,只有暂停寻找。”邓玲说,她大学毕业后在长沙工作,弟弟也考到长沙,他们把母亲也接了过去,从此离开了县城。

如今县城里的这栋四层小楼,邓家姐弟很少回去,前几年他们把房子重新装修准备出租,可是除了一层的两个门面,楼上几层房子因为漏水和没有天燃气,一直没有租出去。

“那里是伤心之地,我们不愿意,也不想回去。”邓蓝冰说,2018年她母亲一度感到绝望,认为永远不会有真相了,她将父亲的证件、书籍、旧衣服等物品一把火烧了,不想家人的情绪再受影响。

以前父亲性格风趣幽默,除了是家里的经济支柱,还是活跃气氛的主角,他们一家人在一起总是有说有笑,很温馨。父亲失踪后,母亲成了家庭经济支柱,邓玲成了活跃气氛的担当,但是“家永远缺一部分”。

↑邓世平教师资格证书。图据央视新闻客户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成了邓家决口不提的话题,一家三人怕彼此伤害,最后都变沉默了。 “家庭的气氛像笼罩在乌云里面,空气像结冰了一样。” 邓蓝冰记得,有一次她和弟弟、母亲开车回家,一个多小时,三人没说过一句话,快到家时,她实在受不了,播放了一首音乐。

父亲失踪的这些年,邓蓝冰经常会想起小时候,他被蜈蚣咬了,父亲想把毒液用嘴吸出来,结果他的手紫了一片,父亲的嘴也紫了一片,最终不得不去医院治疗。出事那年,父亲打算将他从新晃二中转到一中读书,顺便照顾他,可是没等手续办好,父亲就不在了。

有时候,邓蓝冰会越想越感到惭愧,怪自己的能力太弱,不足以推动父亲的案子,他曾想过挖学校的操场,但最后没办法实行。

邓蓝冰的痛苦,邓玲同样也有。父亲去世时,她大学还没毕业,她本来打算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安安稳稳过一生,后来只要稍微安稳下来就有一股力量把她拽出来。她在学校当过老师,在企业做过管理,后来又辞职,创业。

“我开过店铺,开过化妆美容培训学校,还开过两家公司。” 邓玲认为只有创业才有机会。“创业能挣到很多钱,能结识很多人脉资源,能让自己快速强大。等我各方面强大了,也许就能找到父亲了。”

前“马仔”称杜少平:为利益不择手段

在新晃,提到杜少平及其团伙,很多人都知道。据警方通报,他们是一个“长期盘踞在新晃县境内的涉恶犯罪团伙”,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包括杜少平(绰号“少爷”)、姚才林(绰号“草上飞”)、宋峙霖(绰号“毛猪”)等人。

今年57岁的杜少平,读过高中、中专,曾是新晃县化油器厂的一线车工,后来调到新晃工业品贸易中心做营业员,直到1999年下岗当了夜郎谷KTV老板。

今年6月,红星新闻曾到杜少平经营的夜郎谷KTV,该KTV位于县城商业区的解放路,从路边进入一个院子,再沿一侧阶梯走上去,就到了KTV门口。KTV已经被查封,玻璃门上贴有一张催款通知,KTV入口处张贴着扫黑除恶的海报。

据媒体报道,新晃一中跑道工程竣工两年后的2005年,杜少平开始经营“夜郎谷”KTV。起初注册的名字是“夜郎谷休闲广场”,后来更名为“夜郎谷休闲中心”,经营范围主要是歌舞娱乐服务。

↑杜少平的夜郎谷KTV已被警方查封

邓玲认为,杜少平是通过新晃一中操场工程获得的第一桶金,然后开了夜郎谷KTV。杜少平通过放高利贷、暴力逼债等方式牟利,曾让手下“马仔”向从KTV跳槽的员工泼硫酸,将借高利贷的人丢进河里泡冷水,又拉面前下跪。

“团伙成员”姚才林在取保候审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杜少平为了利益,他会不择手段地去做。”

曾在夜郎谷KTV上班的服务员曹某告诉红星新闻,杜少平让她受的受害至今都无法忘记。2006年,曹某从怀化市到新晃县,在杜少平的夜郎谷KTV任大堂经理,半年后县里的另外一个夜总会想高薪挖她。她找杜少平商量,杜少平说没关系,她没多想就跳槽了。

她离职后,很多夜郎谷的工作人员和客人也跟随她走了。很快她就出事了,一天夜里,她下班回家,一名男子蹿出来,朝她脸部泼硫酸。

12月17日的庭审,曹某的案子也是其中之一,因为不想再回忆过往,她没有出庭,委托代理律师负责。曹某的代理律师告诉红星新闻,此前相关机构对曹某脸部的伤进行鉴定,确定为十级伤残。

据怀化中院相关公告,此次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对杜少平提起公诉时,指控他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

操场已经进行回填和修整

12月16日下午,红星新闻再次回访了新晃一中。这座创建于1939年的中学,是新晃县唯一的公办普通高中,出租车司机说它是新晃最好的学校,“每家的小孩都想进去”。

校园依山而建,穿过综合楼,爬一段坡就来到位于后山的露天体育场。中间是一块足球场,周边环绕着400米的标准跑道。体育场旁边是两栋相连的学生宿舍。

曾经的埋尸现场如今已经看不出多少痕迹,学生在踢足球,几位保洁阿姨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今年暑假操场进行回填和修整,只有仔细查看才会发现当时新铺的塑胶颜色比以前的鲜艳。

一位学生告诉红星新闻,他们刚开始看到操场被挖,以为是偷工减料出现了塌陷,后来才从新闻中得知了“埋尸案”,因为事情发生了很久,他们也没觉得害怕。

10月,新晃一中体育场举行了一场运动会,有人将运动会的视频传到网上,很多网友在留言处询问案件的进展。每一条留言都得到了博主的回复:谢谢关注,案件还在调查中,会有令全国人民满意的结果。

邓玲告诉记者,案子全部审理结束,她们将会把父亲的遗骸领出火化,举行一场追悼会,然后进行安葬,让这个16年的事情彻底结束。



Top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    保护隐私条款    免责条款
 

中国决策网网络版权所有 © 2016-2027  备案号:京ICP备18062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