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稿选登]控制欲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浏览:5322 发表时间:2019-01-14 21:04:12 来源:网易新闻

佚名/张建军/秦燃冰/闫凉一/欧阳学谦

  香烟与茶汤(外一)ll 佚 名

  你问我

  为何终了

  我指着茶几上

  卷纸烟 还有热茶汤

  尽是一样青烟

  却又各自袅袅

  你些许失神

  后又起身大方

  燃起了卷纸烟

  推开了玻璃窗

  我定神看着你

  你说 楼下

  猫追着风跑

  卖瓜的老头着了凉

  你又问我

  爱情 不老的秘方

  我哼起一首谣

  唯独壮烈离座

  可百世流芳

  你掐灭那一寸光

  整间房 暗得像

  霸王别了姬

  霸王无了乡

  你 我

  你爱坦途 百里桃花 细春雨

  我守退路 炉火常新 等一个风雪夜归人

  你坦途长安 不诺归期

  我大雪迷踪 也忘了一个名字

  陶 罐 ll 张建军

  (一)

  河流是一本书

  陶罐是文字

  江南古老的马头墙檐角翘飞

  一直伸到遥远的三星堆遗址

  晨曦和梦想蓝得像一块绸布

  石头冰冷。山林寂静

  在红红的炭火上,父亲

  一步一脚泥土

  翻越历史的天空

  春天河水悄悄上涨

  一粒粒蛙鸣

  被风吹绿,被风吹熟

  此刻,土陶罐像油菜花一样金黄响亮

  泛着釉光

  河水蜿蜒,向远方流淌着梦想

  故乡故土始终是一个千百年的秘密。

  仿佛昆仑山麓的蓝田暖玉

  闪着生生不息的佛光

  星宿满天,驿马奔驰

  丝绸之路延展了三万千米

  依然山路陡峭。依然山高水长。

  江南水墨里,戈壁沙滩上

  星云和流水舔着辽阔的孤寂

  (二)

  太阳的光芒覆盖着它

  像一条河流。

  干净而脆弱

  它丰腴的肚皮那样圣洁

  充满智慧

  周围有光。

  咯咯咯的笑声

  有光滑过的痕迹和影子

  还有一颗不能轻易触碰的心

  那里珍藏着一万条河流

  女 鬼 ll 秦燃冰

  之一

  黑色的蛇吹响金色的流萤

  女鬼的多情随夜的黑扑面而来

  风的眼泪在风中涌向故乡

  夜贼的心跳与流星此起彼伏

  月牙屏住呼吸

  苦命人的怨气冲上云端

  冰冷的笑

  比笑更冷的眼睛

  隐遁在九泉之下

  深藏于老林之后

  才子嗅不到猫的古怪

  猎手看不见狐狸的恐慌

  息事宁人的隐者疲于点破人的贪欲

  恶灵奔向蝙蝠

  豺狼飞向大海

  泪痣与蝴蝶一见如故

  夜风徐徐而来

  闪电腾空而起

  女鬼的泪眼瞬间被击穿

  百年的愤怒一泻千里

  酒香与雪花安葬入梦

  烈马随将军隐居深山

  只剩玫瑰与玫瑰的利刺

  耽于人的手中

  灿烂如烟花寂寞

  腐烂像彩虹轻柔

  流血的心坠入女鬼眸子

  回声隆隆

  之二

  暗夜深谷里空虚的歌声

  染蓝所有狼子野心的暧昧

  怀抱一只野猫与它热情对望

  高潮来临有了快感就放肆地大喊大叫

  从此不用恭维一个卑微的灵魂

  呐喊的哭泣与悬于半空的清冷月光揉搓成一朵野花

  支离破碎的半颗心仿佛枯萎

  没有飘散在空中也没有堕落在红尘深处

  摘一朵红玫瑰插在发髻

  捧一掬清泪湿润肌肤

  宛若仙女

  又如凄美的夜狐

  夜夜唱离歌

  怂恿所有的恋人心怀鬼胎

  拿背叛的鲜血涂抹你薄情的嘴唇

  用出卖的行径

  祭奠你放浪的行为也可以载入史册

  孤独的笑容响彻男人的心海

  不想勾人心魂却用一次绝决的回眸

  使所有低头前行的凡夫俗子俯首膜拜

  自作多情的描摹你绝世独立的影姿

  本想抚慰人间这些苍白的灵魂

  可浪子的嬉笑沦陷在你酒窝里

  流浪了千年的浪子还流浪在你眼眸里

  所有才子的奉承轻轻飘过破碎的衣裙

  使猫步的步伐更加煽情败坏

  堕落在狱火里的枯骨撩拨凡人隐忍的情欲

  黑夜尽头的午夜

  徘徊在执着的那一年风光里

  夜游的恶鸟对你投掷轻蔑一笑

  你有力回驳一声

  我爱他一万年不变

  荒野上昙花一现

  微微震抖

  似乎对你敬礼有加

  像男人的手温柔的解开你严严实实面具

  紧闭双眼

  期待最震人心魄的一刻快快来临

  然后静静地面临猝死

  昙花一现与夜来香的绽放原来是安之若素的嘲讽

  你突然果断的睁开双眼

  清醒又多情的想起他

  还呢喃自语:

  说我爱他一万年不变

  尘 世 ll 闫凉一

  之六

  天空是平的

  我看见一片叶子悄悄落下

  它有皮肤的质感与尘土飞扬

  还有它的一生 命运的筋络

  树要衰老了

  静静的衰老

  它从不告诉人们

  春夏有多少生机

  秋冬就有多少荒凉

  之七

  三条并排架起的轻轨线

  于我头顶五米高

  此时沿线的树木也就五米高

  那是最高车辆行驶的高度

  它的上方的月亮只有一个

  走过的路灯和窗口的淡光

  可能无数

  黑夜的深度没有计算过

  最长的夜晚不过冬至

  时钟

  世界肯定平整

  我在轻轨站下

  等一辆我要坐的公交

  吸着烟

  抬头看着

  这时的沉默不是沉默

  只想无言

  甚至思考都是一种心情

  许多陌生的人从海边赶回

  我也搞不清楚是为了远方的宁静

  还是避暑

  每一条线路都顺着风穿过城市

  凝结在天空的一个点上

  或是向着眼睛的方向消失

  我猜

  至少在这两分多钟内有人想起过理想

  在某一时刻总有一只黑鸟

  划进心中

  告诉我

  我的生活只有布的厚度

  亚历山大的愁绪(外一)ll 欧阳学谦

  你用静默的眼睛诉说故事,

  初次见面

  我看见你深邃的瞳孔

  牢牢的锁起

  不敢轻易抽搐的

  连自然反射的闭合好像

  也是犯禁的欲念

  你马上把颈折起

  紧紧贴在胸前的脸蛋

  差点把自己的命也给折上了

  那静默的僵硬

  正演绎着最粗暴的一种体罚

  是要把自己与任何方位隔绝的意思吗

  然而你也是有情感的

  看见三两位小孩的主动提问

  我叫山姆,你也是会轻声回应的

  可声音之小连蚊子飞过

  也会遭掩盖掉

  我来自埃及,继续的凝望中如是说

  每夜在军营祈着他们

  视为异教的祷

  那非人的炼狱终被我给逃出了,

  逃出了

  在异国小筑中我听见了你……

  初次见面

  我看见了蔚蓝的亚历山大上

  原来浮游着根根分明的血丝

  两年后下岗

  许多不敢轻易抽搐的

  已经不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埋在心里

  有谁可听过更难听的和弦

  那比鸡啼更刺耳的拨弓

  那应该只属于异度空间的提琴

  是出自第三十四号参赛者

  的丑态,那,是我

  捧着一另类的古典,

  好像比谁还超脱的才华

  偏偏埋藏无法道出的不情愿

  且埋在心里

  好一大提琴的奏乐

  那四条粗幼不一的钢线

  行走在我脱缰的手指头上

  黏住我满手的汗水

  而那淋漓的泪,就且埋在心里

  听说每天两三小时的狂轰

  听说只弹那三首皇家曲

  好吧,我只需要合格,

  好吧,我只需要拉出比较靠谱的音符

  可你知道吗,没才华的双手一直

  不肯妥协,出了血的琴弦破了皮地

  干烤着埋在心里的疼

  三十四号参赛者,请上场

  甫一响起,就是一谱乱码

  以笑遮丑的套路好像在高级组

  不大有效

  就尽快用力的弹拨我

  为了守护面子而蒙蔽的羞耻心吧

  继续搔痒地埋在心里

  我低了头鞠躬,多年

  埋在心里的

  就一口吞没在这永远失去了共鸣的

  哑巴里,恰巧与这难得活受罪的

  浑身泡浓的

  四分之三提琴,静静地相映成趣

  


Top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    保护隐私条款    免责条款
 

中国决策网网络版权所有 © 2016-2027  备案号:京ICP备18062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