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际要闻                国内要闻                 决策智库                 决策信息                决策人物                招商引资                决策服务
                          影视娱乐                文化旅游                 三农扶贫                  公益中国                知识产权                科技生活                经济动态



两会动态|“建议取消音乐类考级”上热搜,李心草委员回应

作者:中国决策网 浏览: 发表时间:2021-03-09 20:20:03 来源:北京晚报

据3月9日北京晚报消息,3月6日晚,“建议调整或取消音乐类考级”冲上微博热搜,讨论度始终居高不下。这条建议来自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交响乐团副团长、首席指挥李心草,在目睹了太多因考级而来的乱象后,作为音乐工作者,他决定发声呼吁。


考级到底给孩子们带来了什么?它的存在究竟弊多还是利多?取消考级真的现实吗?在这场围绕音乐教育展开的网络争论中,类似的问题被接连抛出,网友们观点各异。方兴未艾的舆论漩涡中,音乐考级,的确走到了需要反观自身的路口。


全国政协委员、国交首席指挥李心草


委员呼吁 背离初衷,现状不改不如取消考级


“音乐考级的目的,在于促进艺术普及教育以及社会音乐教学的科学化和规范化。”李心草说。但显然,种种现状“已经违背了音乐学习的科学性、系统性和循序渐进掌握的原则,也背离了艺术教育的初衷,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我真的感到痛心”。


于是,李心草建议:有关部门和专家应认真讨论、研究、论证考级的教学大纲制定、曲目制定以及最后的考试方式制定等方面的内容,尤其是加进一些辅助教学内容,主要针对如何提高孩子们对音乐真正的认识、培养对音乐真正的兴趣。如果不能有效地改变现状,不如取消考级。

现状痛心


“痛恨音乐”学琴为考级考级为拿证


音乐是最美的艺术形式之一,在美育教育中拥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能陶冶情操,给予人们很多正面思考。但李心草发现,近年来,相当一部分青少年儿童没能从音乐中收获愉悦和启迪,反而“痛恨音乐”。究其原因,李心草认为,这与目前的“考级”制度有关。


李心草看到了音乐类考级带来的很多后遗症。“学琴为考级,考级为拿证”是许多孩子和家长学乐器时抱有的想法,目的相当功利,至于是否热爱音乐、是否能在音乐中获得某些思想,反倒成为了次要因素。为了尽快拿证和“跳级”,日常教学中,老师和学生把大量的时间用在了打磨考级曲目上。有的老师为招收更多的学生、标榜自己的水平,直接把考级教程作为教学大纲,教学内容只涉及几首考级曲目,范围之外的作品则几乎不加以考虑。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学生能如愿拿到了一定等级的证书,他们的读谱、视奏等基本功以及音乐的表现能力都不扎实,连乐曲的作曲家、历史背景、音乐表现内容也常常一无所知,“只有进度,没有质量;只有音符,没有音乐;只有考级证书,没有真才实学”。在练琴考级的过程中,非正常、超负荷的身心压力会让孩子们对音乐失去好感,从而逐渐开始厌恶音乐,长远来看,他们一生的美学观都可能受到影响。


网友热议 发泄不满,取消比调整更引人注目


在音乐类考级早已成为产业链甚至一种社会现象的当下,李心草坦言,提出这些想法,他考虑了很长时间:“音乐类考级是一块大蛋糕,直接关系到很多人和机构的实际利益。”李心草的顾虑是有道理的。3月6日晚,北京日报客户端报道了李心草的建议,经多方转载,“建议调整或取消音乐类考级”的词条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阅读量破亿次。仅在一条相关微博下,评论就超过了4000条。


在网友们的讨论中,“取消”二字远比“调整”更引人注目,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借这个词汇发泄自身对考级强烈不满的网友很多,他们大多是曾经有过考级经历的琴童,非常认同李心草提出的“考级后遗症”,甚至越过关于“调整”的探讨,直接支持“取消考级”,网友“李智雨”就是其中的一位。


李智雨小时候学过四年钢琴,考到了六级,后来因学业时间冲突不再学琴。“知道能不再练琴了,第一反应就是终于解脱了。”李智雨说,“其实我最初想学钢琴,真的是因为喜欢音乐,但开始考级后,每天练那几首曲子,很快就把热情消磨没了。老师不太告诉我每首作品在讲什么,我也不懂自己在弹什么,反正就是练。”因为练琴的记忆太过“痛苦”,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智雨都对古典音乐相当“抗拒”,后来跟朋友们去听古典音乐会,看到节目单上写的作品和作曲家,也是云里雾里。“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敢和别人提我还学过钢琴。”李智雨笑称,除了会弹那首最基础的巴赫《小步舞曲》、一架在家里落灰十几年的钢琴和几张从未派上用场的证书,作为琴童的那些年,的确没给自己留下什么。


另有一位网友“豆豆”则从老师的角度留言:“音乐老师都知道考级有多水。很多家长上来就问,孩子上初中前能拿到十级吗?学习进度一慢,就是老师有问题。拔苗助长的老师赚得盆满钵满,潜心育人的却不被重视,这就是现实。”


被折磨的不只是琴童和老师,还有家长。比如一位带着孩子学钢琴的妈妈就在微博上写道:“本来艺术就不该用证书来衡量,我自己就不喜欢考级这件事,看着孩子如此痛苦,为了模仿而模仿,作为家长,我心里也难受。”


更有无奈,应该调整急功近利心态


但考级也并非一无是处,许多人肯定它在督促音乐学习方面的作用。“如果没有考级,我不会坚持学习乐器”等类似的评论得到了大量点赞,在很多年龄尚小、懵懵懂懂的琴童记忆里,考级证书就是前进的动力。网友“赤脚少年”的发言相当中肯:“考级是一种比较好的约束自己练琴的方式,它是一种动力,规范了那种‘想练就练,不想练就不练’的态度。任何事情,有目标才有进步,而且也会培养你规划自己劳逸时间的能力。”


器乐教师、网友“怡鼓作气”认为,考级过程本身就是对孩子的磨练:“学生在家里演奏时是一种状态,面对考官和观众时是另一种状态,他会增强舞台经验和心理素质。有的考级很规范,每条考级练习曲下都有评委们专业的评语,对学音乐的人来说,这种机会和经验都是很宝贵的。”


对这部分网友来说,考级本身并不是错误,发展到今天的境地,他们倍感无奈,并认为更该调整的是那种一切以证书为标准的急功近利的心态。在这个层面上,他们的想法其实与李心草殊途同归。


深刻反思 “调整”可行,音乐考级乱象需要扫清


在被外界舆论推上风口浪尖时,3月7日深夜,李心草在微信朋友圈中再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取消’不是目的,回到艺术和教育正常自然的轨道上才是目的。”他能理解一些网友对“取消”给予的过量关注:“的确,这两个字太吸引眼球了。”在“取消”一词的遮蔽下,不少讨论片面解读且偏离了李心草的建议内容本身。



全国政协委员、国交首席指挥李心草


但纵观各路观点,音乐类考级存在乱象是不争的事实。“我非常高兴能看到李心草指挥提出这些建议。”著名单簧管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范磊说。从教多年,范磊见过太多在考级中迷失方向的例子。他听过单簧管的考级现场,“震耳欲聋,但孩子们对声音的概念是欠缺的,虽然考的级数变高了,对音乐的理解却没有加深。”听了整整三天,优秀的考生少之又少,范磊甚至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来当考级评委了。他留意问了问几个演奏出色的孩子,发现他们的成长都离不开家长、老师的正确引导。


“这么多人学琴,为什么水平上不来?其实我们有很多有才能的好孩子,他们的天性往往在考级过程中被磨掉了。有的家长很功利,急于让孩子‘跳级’,结果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教师和培训机构良莠不齐,很多还会在考级时走关系,这些现象比比皆是。”范磊同样希望,音乐教育能回归正轨,“重在提升人最美好的素养,比起复杂的技术,我更希望孩子们学得快乐,哪怕学的内容并不复杂。”对于想要朝专业方向发展的孩子,考级能带来的实际助益有限,很多音乐院校招生“不会看学生考了几级,也不需要这个成绩”。目前,所有的音乐考级都只是“业余水平考级”,在各类升学考试中没有过多的参考意义。


但在音乐考级已成气候的当下,“调整”考级显然比“取消”更具可行性。关于“调整”考级的各种意见已有许多,诸如加强市场监管、改革考级内容和形式等。范磊还特别强调了师资的作用,提高老师的素养,也是当务之急。


Top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    保护隐私条款    免责条款
 

中国决策网网络版权所有 © 2016-2027  备案号:京ICP备18062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