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风采|天南地北甘肃人—— 杜岩:海岛深处的通信守护者

作者:杜杰 浏览:7533 发表时间:2019-08-15 22:10:16 来源:中国决策网

中国决策网讯(杜杰 戴锋 通讯员 周琪 张艺)“动作利索点,抢修的时候不要开小差!”班长严厉地说。杜岩刚下连那会,就被分配到李作国的班里,与光电缆结下不解之缘,一干就是13年。



他叫杜岩,男,甘肃天水人,中共党员,1986年6月出生,2006年12月入伍,是一名扎根海南的通信兵,入伍13年,先后荣获全国抗洪抢险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个人一等功、优秀士官、团先进个人等。 


专业技术,钻进去了才能破茧成蝶

 

信息化战场瞬息万变,做永远可靠的“千里眼顺风耳”,是每名通信兵的职责所在。“记得刚接触光电缆这个专业时,总是四处碰壁,遇到什么事情都很郁闷。”一天,班里人手急缺,班长决定带杜岩去抢修光缆,当真正接触到实战,他感到莫名兴奋。

首先是布放光缆,刚开始就给了杜岩“当头一棒”。他看见班长爬进了一个又脏又臭的大水沟里,零食包装袋、树枝、枯叶等垃圾比比皆是,班长却没有丝毫犹豫。顿时,杜岩感到眼眶一热,背着工具箱就朝班长奔去,默默地递着工具。

 


开剥装盒、两头对端、光纤接续……熔接机的提示音不绝于耳。从那天起,杜岩就像是充满气的球,到处“蹦跶”。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他都拿着一个本、一支笔跟在李作国班长后边,又戴上不知从哪里冒出的眼镜,俨然跟个教授似的。


抢修光缆时,脏活、累活、重活杜岩都抢着干,誓死要跟班长“分一杯羹”。经过两年的努力奋斗,杜岩熟练掌握了整套设备的技术性能、运转状态和故障处理,并考入重庆通信学院。

 

救人精彩,用行动擦亮党员名片

 

离开连队的杜岩到了重庆通信学院,短短数月,他不仅成为专业上的能手,更是同学心目中的英雄。

 

2010年8月12日,杜岩放暑假在家,没曾想到巨大的灾难正在降临——杜岩的老家天水发生了洪水。杜岩听到屋外一片嘈杂,跑出一看,汹涌的洪水夹带着泥沙、山石、树枝奔下山来。村里的喇叭一遍遍地喊着“请迅速撤离”,可村民们没人经历过泥石流,早已乱成一片。

 

有过海岛经历的杜岩二话没说,跑到村里的路口中央开始组织疏散,他似乎有一种魔力,村里的人竟都听起他的指挥。在人员疏散的差不多时,村里有老人说,山沟里面还有采矿的工人被困。看着急速的水流,没有人敢进沟救援。杜岩第一个冲了出来,并鼓动另外7个年轻人拿了手电准备进沟救援,那时天还是黑压压的。

 


洪水肆意地叫嚣着,仿佛张着它的大口在吞噬希望。杜岩一行人是走几步路就摔一跤,很快有的人腿磕破了、有的人胳膊蹭伤了,但看着冲在最前头的那个身影时,没有人退缩。经过整整7个小时,他们一共救出6个人。这时杜岩的左脚踝处已是血肉模糊,等第三天支援的武警分队来到时,他又一起继续进山救人。


第四天,杜岩依然跟着去救人,长时间的翻土搬砖导致右手小拇指骨头断裂,一心只想着救人的杜岩等救援工作结束后才去镇里的诊所打了石膏。慢慢的,左脚踝的伤口好了,右手小拇指的骨头却还没愈合。

 


原来当时的手术并没有完全清除他手里的骨头渣,医生又给他加钢板、取钢板,前后共做了三次手术,他的拇指才得以痊愈。

 

一个月后,杜岩回到学校,当同学们问他怎么打着石膏时,他微微一笑说着:“没什么”。直到当地武装部和村委会写的感谢信寄到学校时,学校这才知道杜岩打石膏的真正原因,并给予表彰。后来有人问他:“救人的时候咋想的?”杜岩挠着脑门笑了笑说:“我可是共产党员,党员当然要‘挡’在最前面……”时至今日,他的右手上还有着深深的痕迹。

 

杜岩长得并不高大,1米65的身材,用学院政治部老主任的话来说:“长得既像雷锋,又像张思德。”

 

扎根海岛,用双脚丈量祖国大地


现在团里都鲜少人知道,大家身边还有个“一等功”人物。

扎根海岛十多年,杜岩以营为家,默默无闻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始终怀揣着一颗奉献的心。从重庆通信学院毕业后,杜岩就申请来到艰苦海岛,成为一名“创业者”。虽然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创业环境的艰难程度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先到一个临时点,寥寥的人迹、简陋的板房、泥泞的小路、丛生的杂草,湿热的空气招惹了许多蚊虫,还不时地冒出吐着信子的蛇,让人心生畏惧。那时椰林里基本没路,加之海南常年潮湿天气,很多办公用品无法直接运到板房里,需要用人力搬运。每天在坑坑洼洼、泥泞不堪、没有照明的路上走上几十个来回,手掌磨破了皮,腿上也被磕得青一块紫一块。可就是这样的环境,杜岩呆了大半年。

 


阳光总是特别毒辣,杜岩胳膊和腿上的黑白交界处变得尤为清晰。挖线槽、钻草丛、下水沟、趟淤泥,再苦再累他都没有退缩,那段时间的杜岩通常是一副“邋遢”样:乱糟糟的头发,沾满黄土的裤子、鞋,黑里透红的脸庞加上汗渍显得油光满面。他却不以为然,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摸索实践,写起了岗位的教材。


夜间,杜岩唯一的闲余时间,打开台灯,戴上眼镜,开启他的“教授”模式。

 

谈到女儿时,杜岩显得有些无奈:“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杜岩和所有普通的爸爸一样,女儿的第一声“爸爸”是他终身难忘的呼唤。每每想起他休假回家女儿叫他“叔叔”时,他心里泛着酸水。



杜岩的家都在天水玉泉镇,他和妻子、女儿每年只能相聚一次,每次45天。他曾为女儿写了这样一封信:“女儿,请原谅爸爸不能时刻陪着你,不能见证你的成长,不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你的喜怒哀乐,但你长大后,一定会明白爸爸的选择,一定会支持爸爸的选择……”

 

夜深的巡线路上脚印清晰,回头看着用双脚丈量过的土地,杜岩目光如炬,信念如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会一直坚守着这份事业,一条巡线路,一生海岛情。他在海岛深处,他为通信护航!


Top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    保护隐私条款    免责条款
 

中国决策网网络版权所有 © 2016-2027  备案号:京ICP备18062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