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国庆:我为这片草原而生

浏览:7072 发表时间:2019-06-22 20:17:56 来源:中国决策网

中国决策网讯:(戴锋 通讯员 朵丹)“你见过祁连山的含羞草吗?”“你知道祁连山的濒危植物吗?”“你见过‘死亡之花’吗?”。翻开《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植物图鉴》,展现出来的不仅是丰富的植物世界,更藏着许多难忘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叫安国庆,他带领团队每天除了进行草原监测工作,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拍摄、采集、鉴定野生植物,为《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植物图鉴》收集素材。从肃南县海拔最低的温性荒漠草原到海拔最高的高寒荒漠草原,他用脚步丈量了肃南县
2.4万平方公里的山山水水。历时十五年,行程近10万公里考察,他用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守护着祁连山草原的植物资源,他是行走在祁连山草原的生态文明践行者。

花为我而开,我为这片草原而生

“每当发现一个新的植物,我都觉得这朵花是专门为自己而开的,如同我是为这片草原而生的一样”。作为牧民的孩子,安国庆天生就对植物感兴趣,后来考上大学更是潜心研究植物,可以说与草原有着不解之缘。有时候观察某种植物,他能深陷其中忘记自我,甚至有人站在身后都察觉不到。他常常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成醉于五彩缤纷的花花世界。



安国庆说祁连山是我国重要的植物基因库,通过调查鉴定,将植物的
GPS坐标都进行记录,说不定百年之后,祁连山中的某种野生植物基因,能为人类做出巨大的贡献,就像青蒿素一样。

“我们是一个畜牧业大县,可是当看到许多本行业的同志连一些最基本的草原植物都不认识,我就觉得出一本这样的书籍对同志们日常工作和进行科普工作会有帮助。”为了弥补肃南县没有一部研究本县植物书籍的遗憾,安国庆毅然决定去做这件事。

安国庆介绍到,肃南县占据祁连山北麓70%的地域面积,如果将肃南的植物研究清楚,对祁连山的植物研究与保护会更有帮助。加之自己是一名土生土长的裕固族,是祁连山养育了自己和整个民族,对植物的热爱和对草原的情怀进一步促使自己去做好这件事。

15年拍坏5部相机,摔坏2个镜头

说起相机,安国庆有聊不完的话题,“这部尼康D70s是我买的第一部数码相机,2004年要一万多元,当时还是打着旅游时给爱人拍照的幌子买的,后来在拍摄植物时摔坏了闪光灯。”


野外拍摄条件艰苦,丢失相机部件和损坏相机的事经常发生。安国庆说最让他心痛的是
20138月的一天,他和女儿到大河乡垒山顶拍摄一种叫“少花顶冰花”的植物时,由于相机包拉链没拉好,相机和一款镜头就摔了出来。相机损伤不严重,但是镜头已经无法使用。购买这款镜头当时他花费了七千多元,按当时的工资水平,是不吃不喝两个月的工资收入。女儿看他难受,就给他出主意,先不要告诉妈妈,就这样这个秘密到现在老伴还不知道。

野外工作跌打损伤时有发生

在野外工作,跌打损伤是常有的事。安国庆的车上最常备的两样东西,除了相机就是药品。

 
20139月,他和老伴驾车到白银乡黑窑洞对面的石崖里拍摄一种叫“九顶草”的干旱草原植物。拍摄完成后已是傍晚八点,他就沿着崎岖的山崖往回走,结果走到了一处约五米高的悬崖边。为了节省时间,他鼓足勇气跳了下去,出乎他预料的是悬崖下面不是软沙,而是岩石。当时他第一感觉是腰不能动了,缓了一会,他又扶住石崖试着站了起来,忍着痛一步一步挪到车旁,瞒着老伴坚持将车开回了家,之后找借口吃了二十多天的药,身体才逐渐恢复。

严谨执着,不迷信权威

安国庆拍摄植物通常采取两种方法,一种随机拍照,没有目标,走到哪拍到哪;另一种方式是根据《肃南县牧业区划报告》中的植物名录寻找拍摄,前一种较随意,第二种就很难了,因为植物名录只记载了大概的分布区域和海拔高度,没有详细的地方名称,这就需要用他的经验进行判断。


在植物名录中对“甘肃瑞香”
和“花叶海棠”的描述里只提到该物种分布于皇城镇海拔30003200米阴坡灌丛和海拔24002500米的河谷。安国庆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判断,认为它大概就在皇城镇的铧尖一带,从2013年的4月到2016年的6月,他和老伴、女儿用了三年时间驾车来了七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这种植物。但是,他在鉴定的时候发现他的老师王景全教授鉴定存在问题,于是在请教相关专家和老师后,根据《中国植物志》将“甘肃瑞香”改成了“唐古特瑞香”,“花叶海棠”改成了“花叶海棠长圆果变种”。他女儿惊讶地说:“你胆子真大,老师鉴定了的种你也敢改”?他说,既然是做研究,出错是常有的事,我们不能迷信权威,因为那时候鉴定条件有限,只能通过植物标本鉴定,有可能因为没有看到植物别的特征就会出现误判,但我们对这类植物观察了好几年,每个特性都看的比较清楚,应该要相信自己。

Top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    保护隐私条款    免责条款
 

中国决策网网络版权所有 © 2016-2027  备案号:京ICP备18062851号